起底民进党"网军"谣言生产链:蔡当局变着法儿给钱

Mark wiens

发布时间:2021-04-06

近日,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名摄影师意外抓拍到一场“事故”,一名女子在船经过桥下时站起来,头部直接撞在了桥上。视频显示,一群人在一艘船上开派对,这艘船快速行驶通过一座桥时,船上一名女子徐州网络优化

起底民进党"网军"谣言生产链:蔡当局变着法儿给钱徐州网络优化

【深度】起底民进党“网军”谣言生产链:有一批幽灵操盘公司,蔡当局变着法儿给钱

【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】编者的话:岛内许多观察人士注意到,台铁事件发生后,为降低此次事故对民进党的“伤害”,其豢养的“网军”已在网络上“带风向”试图脱责,发表诸如“你们只要敢指责我民进党官员,就是只想政治斗争”“小英这次是被迫背了一个黑锅”等言论。“此次事故让台湾人民同时见识到了民进党执政的无能和‘绿色网军’的强大战力。”前“立委”孙大千说。不仅是“太鲁阁号”列车事故,此前的“莱猪风波”“凤梨风波”“藻礁公投”等一系列在岛内掀起全社会讨论的话题都被民进党“网军”这只无形的“手”精准操控着。而当这只“手”将目标转向大陆或国际舆论场时,又往往伴随着无底线的造谣和抹黑。它到底是如何搅浑台湾网络舆论场的?

歪曲事实,动作整齐划一,聚焦四大主题

“在岛内语境下的‘网军’,是指受雇于特定政治背景的个人或组织。他们有系统、有组织、使用假账号,在网络上进行政治攻防、刺探网络情报,并试图颠覆舆论、带动舆论风向。”台湾时评人、新党籍台北市议员侯汉廷日前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民进党及其各外围组织都擅长使用“网军”。

“1450”是台湾人对民进党“网军”的戏称。2019年3月,台“农委会”的“2019年度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”被指控编列1450万元新台币预算,以每月4万元以上薪资招募人员在网络论坛等社交平台进行“讯息实时澄清”等工作。“这是拿台湾人民的纳税钱养网军”“是否只要不利于民进党当局的消息都会被归为‘假消息’”……岛内各界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。“1450=民进党网军”的说法也由此诞生。

熟悉台湾网络生态的人对下述场景应该不会陌生:配色刺眼、写有一行看上去像“字幕”的繁体字的图片,能在“只是堵蓝”等脸书“粉丝专页”上获得上千评论的互动。这样“物美价廉”的内容是如何出炉的?

台湾中时电子报称,民进党“立委”陈明文的女儿陈冠颖在其去年出版的《我的老板是“总统”:817万票的幕后小英雄》一书中提到一些细节,比如民进党当局文宣制作团队面试成员的一道考题是,“列举出柯文哲讲过好听的,却没有兑现的五个承诺”,以及选战期间,民进党团队的制图中心7分钟就能产出一张图。这本书的内容被岛内媒体讥讽为“自爆招募蟑螂网军攻击政敌”。

侯汉廷把这称为台湾的“唱图文化”——“照片加口号,不需要论述,只有情绪的好坏”。他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介绍了这种操作的大致流程:“‘中央厨房’(指中枢机构)统一下令在某个议题上“带风向”(比如攻击国民党),作图团队快速制作图片,通过PTT、DCARD、Instagram等各大论坛、社交平台以及脸书粉丝专页的‘友好’公众人物(被称为“侧翼”)散发,借此获得大量转发,然后‘友好’媒体记者加以炒作,提升曝光度,并用假账号大量转发相关贴图到各新闻留言区。主要县市长、‘立委’的粉丝专页小编再跟风、制图、回复,达到快速传播目的。”

去年11月,台湾“时代力量”“立法院”党团总召邱显智曾制图曝光民进党当局“一条龙”的“网军”生产链。这张图片显示,上层进行“政策研拟”和舆情分析后,文字论述部分交给“侧翼网军”测试(舆情)或者“带风向”,这个环节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;之后再通过网络意见领袖发文,配合名嘴政客的政论节目覆盖中年受众;图文制作则交给“中央厨房”,由“行政院”发言人办公室、民进党媒创中心、网络社群中心等下属“制图部队”同步供给“侧翼网军”和意见领袖,在社交平台进行扩散。

“民进党‘网军’很容易识别。”熟悉岛内舆论生态的台湾网红“寒国人”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归纳了民进党“网军”的特点:不分黑白,歪曲事实,煽动对大陆的恐惧和仇恨。“比如硬把‘九二共识’和‘一国两制’画等号,以及编造‘凤梨事件’是因为‘国民党把技术泄露给大陆,大陆有了技术自己种,才不再买台湾凤梨’的谣言,而那些没有分辨能力的台湾老百姓真的会相信。”

另一个特点是大肆“招安”意见领袖,实施动作整齐划一的舆论攻势。“寒国人”回忆说,2020年台湾选举前,社交平台突然有一批奇怪的“粉丝专页”传播耸人听闻的信息。而一些之前跟政治绝缘或者立场中立、甚至偏蓝的网红突然转向,转发这些信息,内容无外乎是攻击韩国瑜,或者把民进党做错的事情洗白。“例如网红‘馆长’陈之汉,之前立场偏蓝,但2019年突然转向绿营。更甚的是一些儿童节目的主持人也开始发表挺绿言论。当时我咨询过一些网络舆情公司,他们的看法很一致:韩国瑜要输了。”

“尝到‘甜头’的民进党当局已对使用‘网军’上瘾,加上利益关联方越来越多,‘网军’产业链越来越大,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地四处出击,不会收敛。”“国家安全管理的决策体系基础科学问题研究”课题组成员、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博士后李白杨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。他总结了民进党“网军”利用不实信息操弄舆论的四大主题:围攻国民党等竞争对手;操弄“社情民意”,强行向岛内灌输“台独”思想;抹黑大陆,塑造“被打压”的弱者形象,欺骗世界;在国际社会制造事端,“比如疫情期间攻击谭德塞,在泰国、缅甸、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事件中进行挑拨,针对大陆造谣,甚至直接介入美国大选的舆情,‘押宝’特朗普而围攻拜登。”

擅长利用“侧翼”

台湾“报导者”网站曾在2018年以“谁带风向:被金钱操弄的公共舆论战争”为题刊文称,在网络行销公司任职十多年的资深专案负责人“凯文”说,他所接订单的“源头”来自某政党的外围组织,该组织以一次数十万元新台币的经费作为“网军”的“后备金援”,先联系上平台与广告代理商,再一路往下找到行销公司负责执行。在委托过程中,每一段金流“必须切割得仔仔细细”,并在相互保持距离的状况下进行操作,以保护出资者不受任何被揭发的风险。文章说,岛内政党或政府通过“防火墙”切断了一切线索的追溯,让看似中立的“民意”自我喧腾。

上述报道提到的“源头”是政党的外围组织,但如果再往上追溯,是否存在一个最顶端的“控制中枢”?实际上,媒体公开报道曾提及一些。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2020年5月20日称,民进党成立“网络社群中心”,由蔡英文连任竞选办公室发言人廖泰翔担任主任,曾成功操刀蔡英文网络社群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鹤明领军督导。再比如2020年11月,媒体发现台“行政院”幕僚于公务时间在“立法院”议场制作“网军”图。

“网军”概念在台军方也很受青睐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检索发现,民进党智库“新境界文教基金会”“国防政策谘询小组”早在2015年5月就发布过题为“2025年台湾军事防卫能量”的报告,其中提到要“即刻补强台军资讯作战能力”,以建立世界级网络攻防能量为目标;要在现有陆、海、空军之外,整合台军资讯、通信与电子相关的单位与能量,成立“第四军种”。

前述信息显示,民进党当局的“信息战”布局已在政党、行政以及军事层面全面展开。“但普通人要想找出哪个机构才是‘中枢’,无疑是雾里看花。”“寒国人”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如果单纯认为民进党有一个网军“控制中枢”,可能会掉进“陷阱”里,低估了民进党当局的操作能力。“‘新境界文教基金会’‘小英文教基金会’等谁是‘中枢’,很难说清,但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机构都是收钱、发钱的,这些钱很大部分都用来培植‘网军’。”

“民进党很擅长利用‘侧翼’来走‘地方路线’。”“寒国人”说。相比于邱显智爆料图中对“侧翼”的定义,“寒国人”认为“侧翼”还包括“时代力量”“基进党”等绿营政党和外围基金会,而一旦有人当上“立委”,“极独”势力就会大把捐钱给他们。“比如罢免韩国瑜,当时他们搞的造势活动算下来要好几千万,韩国瑜肯定募不到,但是‘基进党’里跟我年纪差不多或者比我小的几名年轻人就可以募到。当大家问这些钱从哪来时,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你,更不会有人查。”

“寒国人”对记者形容,可以将民进党理解为“一杆旗”,那些外围政党、基金会只需听指挥“就有饭吃”,不过他们之间也存在竞争,争的是如何更受民进党青睐。“至于资金来源,我认为民进党直接拨款、外围组织出资、挪用公共资金或者境外势力资助都有可能。”他补充道:“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,民进党上台后屡次被‘邦交国’‘断交’,但‘外交经费’却比马英九时期没有‘断交’时还高,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呢?”

媒体界更是被民进党网罗了“大半江山”。国民党文传会曾在2020年7月质疑,民进党当局为宣传自己,在4年时间里为媒体提供破百亿的标案,在45家媒体中,台湾公视、三立、民视3家亲绿媒体中标金额占一半。数据显示,纳入统计的标案共计113亿元新台币,公视中标金额近23亿元新台币,三立为17.6亿元新台币,民视为16.5亿元新台币,共超过57亿元新台币,而排在第4位的华视仅获得不到10亿元新台币。

幽灵操盘公司“来去自如”

“上层建筑”和“经济基础”都有了,执行层面的事务则被民进党交给操盘的网络行销公司。侯汉廷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2016年民进党一上台,行政机关就给各部门一份“公关公司政治背景资料”,详细写明哪些公司背景偏蓝、哪些偏绿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查询台湾“监察院”政治献金公开查阅平台发现,2019年,蔡英文的政治献金收入高达5.6亿元新台币,其中最大额的一笔支出项目为“Line社群系统互动技术服务、社群分析与顾问费第一期”,项目金额为750万元新台币,支出对象为“大橡科技有限公司”,其他支出对象不乏与民进党关系密切的“帮推公司”“凡工有限公司”等。

台湾前“立委”邱毅去年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从之前的“惟勤公关”“南风整合行销公司”到“深口袋行销公司”,此类公司每隔半年至一年时间就不再继续运营,形同幽灵。诡异的是,名不见经传的“凡工公司”曾拿下新台币2784万元的订单,且“恰巧”在竞选期间成立,选举结束后解散。有台湾媒体曾爆料称,“帮推”“投石”两家公司承办过多个政府标案,获利近亿元,它们与民进党的关系十分密切,其幕后掌控者就是蔡英文的“文胆”林锦昌以及民进党文宣部门出身的李厚庆。

资金充足,撒钱自然非常“豪爽”。“寒国人”透露,他有朋友曾在网络行销公司工作,据了解,民进党的订单明显比国民党多好几倍,出手也更大方,相比之下,国民党的订单总显得经费不足。

“寒国人”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现在一些基层团体也会被民进党渗透,甚至在一些毫无政治色彩的活动上,经常有绿营的人士到处交换名片、上台讲话。“我曾经参加国民党的一个青年论坛,党主席江启臣也出席,但没有签名或者安检等措施。如果现场来了一个亲绿的人,江启臣的话很容易被揪住炒作。相比之下,民进党的防范非常严密,我曾经想去民进党党部借厕所都不让进。”

“民进党起家于媒体(美丽岛杂志社),骨子里就擅长操弄‘社情民意’。”李白杨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绿营早期的新媒体攻势主要服务于政党选举,蔡英文上台后,开始打造专门服务于民进党甚至蔡英文自己团队的“网军”,这既包括所谓“台军第四军种”的网络部队,也包括整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民间“网军”力量。目前,民进党“网军”已壮大,实现了对岛内传媒渠道的全面控制,频繁制造网络事件,已成为蔡当局的“私家打手”。

徐州网络优化 北京9月26日电 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》,并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。 《意见》从重要意义、目标任务、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